Yive张凶残

有空来写写文传传图

没什么

就比较绝望

歪着头看一下咯
੭ ᐕ)੭*⁾⁾

兄弟情又一次带走了我的泪水
啊啊啊啊啊啊啊
哆啦酱!
大雄!
图自截自修

【古风】【连载】此生愿

9.
某地大山深处,一件草屋内。
“夫君!”
“娘子何事?”
“我们晚上吃什么呀?”
“娘子,你可知这几日你吃了多少?为夫抱着你,已然有些吃力了。”
“可是你做的就是好吃嘛。”
只见那男子在树下坐下,那女子自然的坐在他怀里,搂着他的脖子。这二人穿着虽然朴素,但是那女子头上的金钗一看就知并非凡品,从树叶罅隙间透下来的光照在那钗子上,泛着亮闪闪的光。
“我想吃鱼香肉丝。”
“可以。现在我就回去准备。”
那男子让那女子站起,随即自己也站起来拍拍屁股,就要往回走去。
“怎么不过来?”
“我,我累了。”
那男子轻轻嗤笑,摇了摇头,随后走回去把那女子打横抱起,那女子也乖乖的靠在他怀里,不吵也不闹了。
“晚上我们喝点酒吧?”
“娘子好兴致。”
两人就这样一言一语,慢慢的消失在小路上。

“我,我还有话说!” 悠然红着脸蛋,摇头晃脑的举着杯子,大声的说道。
“你说。”李泽言将胳膊肘放在桌上,左手撑着头,侧头看着悠然,语气里略带宠溺的说道。
“我,那个,我。”悠然放下杯子,使劲拍着自己的胸脯。
“嗯?”李泽言忙拉开她的手,用手将她这只作乱的手捏得牢牢的。
“你别看着我,你太好看了,你看着我我会害羞,我,我会说不出话的。”悠然用剩下的那只手捂着脸,轻轻的说道。
“好,我不看你。”
话是这样说,但李泽言的眼神没有离开悠然一分一秒。
“说自己要喝酒,还以为有多大的酒量呢,竟然一杯就倒了,现在都开始说胡话了。”李泽言心里想着想着,就笑了出来。
“你看你笑起来多好看!”
“我不笑不好看?”
“也好看。”悠然好像被问倒了似的,撅着嘴低着头。
“相公,我,从你把我救回去的时候,我就开始喜欢你了,” 说到这里悠然开始笑了起来,“后来,那个,我以为你不喜欢我,那个公主说你俩好,再后来你来救我,说要做我相公,我,特别高兴,真的,我希望咱俩能一起一辈子,就好了...”
话还没说完,悠然便头一偏,一下子倒在桌子上。但她的头还是没磕到桌子,李泽言眼疾手快,早就伸手贴着她的侧脸,稳稳的接住她了。
这几日进入了梅雨季,山上连绵不断的下了好几天的雨,终于在今日天气有些放晴,一轮明月当空,满天星斗,莹莹点点,与地上万家灯火,相映成趣。
李泽言偏着头看着她,一缕愁意浮上眉头,“眼前月是天上月,身边人是心上人。不知这月色凉如水,卧看天上星的生活还会持续多久。父皇一定不会善罢甘休,以后,我们二人,还有很多关要过,很多难要扛,悠然,你愿意和我一起么?”
悠然像是听到了李泽言心里的声音,迷迷糊糊的回答了一声。
听到她的回应,李泽言眉头舒展,笑着将她打横抱进了屋子。
风儿今晚也难得识趣,轻轻一吹将房门微掩。
屋子里灯也被人熄灭,今晚,应该会做个好梦。
梦中李泽言想起一首诗,等悠然明天早上起来,一定要教会她。

“春日宴,绿酒一杯歌一遍。
再拜陈三愿:
一愿郎君千岁,
二愿妾身常健,
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长相见。”

终。













【古风】【李泽言视角】此生愿

8.
几日后,车队启程,我跟随禁军,将他们送出城外,目送着他们渐渐消失,于是便勒马回府,走了一会儿,只见一人一骑在官道上朝我飞奔而来,定睛一看,竟是东风阁白起。
“你来何事?”
“我接到手下密报,你的那个姑娘,被换去和亲了!”
“竟有此事!待我回府提人。”
“你先去追,人我给你打昏了扛过去。”
“好!”
我随即调转马头,正想一踢马腹,策马向前时,白起又将我叫住。
“泽言兄,要不我去?你若一离城,皇上即刻就会命许墨带领一队禁军,追上去灭口,现在百余禁军已驻扎在许府门外,城墙上也有皇上的眼线,你若一出城,禁军必定开拔,任许墨如何拖延,都无济于事。你可想好了。”
“多谢你的提醒,我自己回府拿人,不需要你为我如此,但还是感谢你及时来报。此等大恩,李某感激不尽!若今日得以逃生,李某愿为犬马,供你驱使。”
白起一抱拳,“你我兄弟一场,何必说这些,泽言兄还是快些行动吧!”


气势汹汹的回府,将那女子打晕了放在麻袋里带出来,放在魏谦马上,两人飞奔出了城,也来不及回头望是否有人跟着,只是一味的向前追赶罢了。
“太子爷,您慢点儿!”
我回头瞪了魏谦一眼,“你为什么不快点儿!”
“爷,我这马上带一姑娘呢?我要跑快了,姑娘磕磕绊绊了,波斯王子发现她媳妇儿不是个完整媳妇儿,缺胳膊少腿的,那还不得打起来!”
为此我只好把速度放慢,眼看着出来也大半天了,连车队的影子都没见着。
又往前奔了几里,算是看到了车队的尾巴,可回头一望,禁军也追来了。

“魏谦,你带着她,找个地方躲起来,等我解决了这些禁军,你就把她带出来,我们去找波斯人换人。”
“好嘞!”
我一人一马,横在路中间,前是来势汹汹的禁军,后是不明所以的波斯军,只有背水一战,策马扬鞭,杀入禁军军中。
也不知战了多久,杀了多少,我握着剑的右手都有些微微颤抖,险些握不住剑了。来不及止住自己手和腿的伤口,任血汩汩流出,我忙撑着跑过去将帘子掀开。
“悠然!”
她听到我在叫她,将盖头一掀,飞扑到我怀里。她朝我奔过来的样子,一如当初救我于水火之中,宛若天女下凡,在我心里牢牢刻下属于她的影子。
她画着出嫁时的妆,鲜眉亮眼,齿白唇红,又有几分梨花带雨,比平时更惹人怜惜。
真美,我知道她是极美的,没想到,竟然这么美。
我摸摸她的头发,听她叫我的名字。
“不哭了,我带你回去。”
我努力平静下来,用和平时差不多的声音安慰她,“我找了你好久。”
我听见她边抽噎边说道,“公主,她...”
她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,现在她只需要好好休息。
我让她先回去坐好,接着出来和波斯使臣解释,好在之前并未伤波斯车队的人一分一毫。
波斯使臣倒也明理,把真公主换上之后就带着车队继续往前开拔了。
剩下许墨和我,相顾无言。
“太子殿下,你这把皇上带来的人都杀了,”,他边说边轻轻摸挲着下巴,“你要我回去怎么交差啊?”
我将狐裘披风脱了,挂在树上,再将身上的皮甲卸掉,叠好放在地上,最后将象征太子身份的玉华树腰带卸下,再将头顶万宝如意冠取下,连带着父皇赐给我的那块金牌,放在皮甲上,单膝跪地,双手捧起,交给许墨。
“丞相,李某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“殿下请说。”
“李某请丞相,将这些带回去送还给父皇,‘儿子不孝,以下犯上,德薄才疏,一事无成。今无颜回京面圣,更无法继承大统,遂将太子之物还于父皇,望父皇龙体康健,福寿绵延;愿我大梁,国泰民安,风调雨顺,蒸蒸日上,欣欣向荣。’ ”
“好!”
“丞相,自此一别,山高水远,海阔天长,望丞相各自珍重。李某在此,跪谢丞相的恩了。”
“万万不可,太子快请起!”
“丞相,我已不是太子了。我走了。”

【古风】【李泽言视角】此生愿

7.
我对外告以生病,需要在外安心静养,将她悄悄安置在城外的别府中。
我常趁她熟睡时候偷偷溜进房里看她,其实也就是打开门,在门口看她几眼。她起的也很晚,我因为早年在军中养成的习惯,每日鸡鸣前就已洗漱完毕。所以只能在午膳时碰到一面。
那日我在亭中看书,看到在东边做着什么,之前我记得她要在院子东边种葡萄,托人从吐蕃带回来葡萄种子,不知道在中原能开枝散叶否。看她里里外外忙忙活活的样子,也不知道弄出来个明堂没有。
我放下书,走过去。
“你来啦!”
“你这是什么?”我指着那一堆奇形怪状的木头问她。
“这是葡萄架子,搭好了之后,葡萄长大了就会沿着架子爬上去,爬的很高很高。我们就有葡萄吃啦!”
“你确定这样子的葡萄会往上爬?” 我看那堆架子,才只有她一半高,这要葡萄怎么爬上去,爬上去和在地上长又有什么区别?
“笨蛋。”
“肯定会的!你快去看书,别耽误我干活。”
我将信将疑的走了。
是夜,我还是放心不下那堆葡萄架子,于是决定自己重新搭它一搭。
带我去搭好了,已是鸡鸣之后,天都放亮了。
看着这一小块地,还有些空余的地方,心里盘算着,还要种上什么好呢?
她喜欢吃辣,不如种些辣椒吧。

于是这两年里,我吃的葡萄,都感觉隐隐约约有种辣味。

在外居住两年后,父皇命我无论如何都要回京。

搬出别府那日,是第一次带她出府,我从来不曾想,她看到街边卖铜簪的小贩都能那么高兴,是我太亏待她了,总想着,好好藏住她,却忘了,她这个年纪,正是贪玩、好奇的时候,正是寻觅所有快乐的时候。我问她,想不想要,她本来想,却又说自己不想。我看着她没有任何装饰的秀发,觉得自己亏待她之意更甚。于是在心中暗暗许诺,待他日我登上王位,一定将全天下最好的,全部给你。
但后来,我当初承诺的,还是没做到。

父皇急诏我回宫,原是西方边境外,波斯军队来犯,连续几日,我忙于政事,无暇回府,那晚匆匆回府,便也只来得及给她草草的煮了一碗面,便又回宫中了。

只是后来,在宫中见到许墨妹妹,她形色慌张,急着去面圣,好似在躲我。我来不及仔细盘问,便被礼部尚书叫走了,那波斯国王答应停战,要求则是要我国公主与波斯王子和亲,波斯王子听说也是温文尔雅,品貌非凡,许墨妹妹急着过来,也肯定是找父皇商议此事,不过她嫁过去也绝对不会被亏待,倒也没什么不好的。

刚到礼部,屁股都没坐热,父皇身边的给使气喘吁吁的跑来,说是父皇急着召见,要我火速回宫。
在议事殿上跪下,抬头看父皇,竟是一番横眉怒目,忿然作色,再看旁边跪着的许墨妹妹,也是低头不语。
发生了什么?

“李泽言。”
“儿臣在!”
伴着叮叮当当的声音,一串链子被父皇摔在我面前。
“你可认得此物!”
这是悠然的链子,我救下她时,亲手从她脚上取下,又藏在书房抽屉中,我如何不认得!
“回父皇,此物为何?儿臣不识!”
我深吸一口气,将头伏的更低,额头已然触到地上。
我听得父皇重重的的喘了一口气。
“公主,你且先退下。”

“泽言。我知你才学兼优,秀出班行,我也正有意将王位授予你。可在你府中却搜出这前朝之物,你作何解?再者朕当年命你剿灭前朝余党,你是否暗中救下几人?这一切,你当父皇不知道!”
“父皇,儿臣...”
“你不必多言,过几日,我自会派人前去取那女子姓名,你且退下吧。”

走出议事殿,我骑着马飞奔回府,那女人竟然等在府门外,竟然还敢等在门外!
我抓住她的胳膊就把她拖进书房,魏谦识趣地关上门,守在门外。
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“她可是前朝后人,是罪人,按律当斩的,你不问问自己为什么护着她,却来问我为什么要告诉皇上?未免有些太本末倒置了!”
“你知道,原来在军中,我们怎么对付那些告了密的叛徒么?我们会拔了他们的舌头,在他们脸上刺满‘叛徒’二字,然后将他们就地埋起来,只露个头出来。你也想要我这么对你么?”
“你敢,你虽未太子,你若敢如此对将要和亲的公主,你就是我朝的罪人!遗臭万世的罪人!”
“你还知道自己要嫁出去,我劝你,在车队启程的这前几天,你最好老老实实的,否则,我就是丢了这太子之位,拼着盛世倾颓,国将不国,拼着伏尸百万,流血千里;我也定要将她完完整整的带回来。我,李泽言,愿为她,赴汤蹈火,死不环踵!”
看着她夺门而出,我知道,她应该不会打悠然的主意了,于是松了一口气,瘫在椅子上。

【古风】【李泽言视角】此生愿

6.
我是李泽言,当朝太子。
唐王昏庸,听信谗言,说我李家,常年戍边,手握兵权,私有谋反之意,遂逼迫我李家举家从燕京迁往建康。
那年我十七岁,在行至暮南道时,遭到伏击,我与父亲走散。
我一人顶着风雪,迈过溪水,翻越大山,朝南方踽踽独行,终因体力不支从山坡上滚下来。冲撞了一队车驾。
先是被人用冰水泼醒,后被带到为首那人帐前,为首那人身着明黄,前胸上一条龙奄奄一息,他见我问话不答,以为我是喑人,于是命手下将我推出去斩了。
我以为我将命断于此,不曾想,一位少女冲过来将我救下,她大声呵斥拿住我的侍卫,蹲下来用手帕给我擦脸,叫侍女来给我喂水喝,可我太过饥饿,没来得及仔仔细细端详这位少女的面容,便昏倒了。
再醒来时,已是躺在一个十分简陋的帐篷中,身上盖着几件麻衣。床边坐着的那人说,不能白白留我在帐中,要我去膳房帮工,奈何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帮工这两三个月,我每日都在想如何找到曾经救下我的那位少女,直到那日,我随小厮往帐中呈膳,见到那少女竟坐在为首那人怀中,与为首那人甚是亲密。不禁大惊失色,打翻了盘中餐。小厮忙拉着我伏在地上,大气也不敢出。那少女却从上面走到我跟前,脚踝上戴着的一串铃铛走起路来叮叮咚咚,十分悦耳,却听得她说,“父皇,他们两个也不是有意为之,还是饶了他们吧。”
竟是唐王!那少女竟是唐王的公主!
不只是惊吓还是恐惧,不敢抬头,背上冷汗直流。
一阵长久的寂静后,侍卫将我们二人抬出营外,直接扔在地上,并大声呵斥,叫我们从此以后不许再跟着他们。
我和小厮漫无目的的走啊走,那小厮一路上不停数落我,我也没有理会。
忽听得前方马蹄阵阵,我便拉着那小厮躲在旁边,却见得为首一人正是父亲,于是使劲全力冲出来,热泪盈眶,跪于马前。
父亲将我扶至轿中,母亲喂我喝下热汤,见父亲母亲安好,我便沉沉睡去,全然不知,父亲受围击乃是他和许丞相设计好的一个圈套,目的是让唐王放松警惕,照例出巡。我更不知,在我睡梦中,这普天之下,六合之内,已悄然完成改朝换代。
待我醒来,已是四天之后,唐王的尸首已在午门外悬挂三日。唐王被灭,旗下诸侯自然倒戈,天下一片盎然,我父亲推脱再三,坐上皇位,前呼后拥,北辰星拱。
我则得到一道密令,父亲命我去寻唐王遗失在外的孤女,可这茫茫天下,她究竟所在何处?
我和随从在建康官道骑着马上漫无目的的走着,哦,之前和我一起被赶出营的那小厮,现在已经做了我的随从,他叫魏谦,虽说武艺一般,但还好十分有眼力见儿,野路子还多,之前从宫里出来,他拍着胸脯向我保证,有他在,一定能把人寻回。我笑了笑,不曾当真,没想到还真让他说着了。
走着走着,天空倏尔转阴,雪花零零散散的飘下来,我和魏谦决计再往前走走,碰碰运气。
忽闻一阵铃铛声,叮叮咚咚,甚是耳熟。
风雪交加,实难辨物,我刚勒马准备回宫,却有一个小小的人影直挺挺的朝马蹄下撞来。
我一勒缰绳,“闪开!”
没想到竟然是她。

【古风】【李泽言✖️你】此生愿

5.
我看见公主从李泽言书房里鬼鬼祟祟的跑出来,匆匆忙忙上了府外停着的轿子。
我在门口看了一会儿,觉得自己也想不出什么来,于是就回房了。李泽言请了个老朽来教我读书,
那老朽不知是什么身份,倒是公主见了他也要拜上一拜。只是那老朽实在迂腐得紧,非逼我学什么《女训》之类的,烦。

转眼之间便是晚上,李泽言气势汹汹的下了轿子回来,手里扯了个人。他难得回来这么早。
我定惊一看,咦?那被拖着的好像是公主?
他拖着公主就进了书房,听声音好像是在吵什么?魏谦守在门口,我翘着脚听了会儿,什么也没听清,于是就走了。

又是几天过去,风平浪静。
咚咚咚!
大早上的竟然有人叫门。
我揉着惺忪的睡眼,过去把门打开,门外竟是公主。她也不问我是否欢迎她,直接冲进屋子里就坐下了。
“唐悠然,你可知你身犯何罪?”
“我?”
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能犯什么罪?
“其一,我和泽言哥哥可是青梅竹马,若没有你的出现,我和他定会成就天赐良缘,可你如此横插一刀,你!其二,你可知你是前朝后人,按律当斩!是泽言哥哥一直护着你!如今你身份泄漏,他却仍在朝堂上护你,你陷他于不仁不义之地,你可知罪?”
她说的每一语每一言都像是锋利的刀尖抵在我心上,每说一句就往前剜一寸,每讲一个字就往回抽一次,来来回回反反复复。
我知道我身世成谜,但我没想过自己会是前朝旧人,我也知道我爱李泽言,可我并不曾知公主与他是青梅竹马。这一刻我心乱如麻,不知如何是好。
“我给你想出了一个法子,能救你,也能成全他。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了?”
“你说吧。”
“前段日子,波斯使臣前来请求与我朝和亲,皇上同意了,你假扮那个公主,不声不响的嫁出去,就什么事都没有了。”
从这话里我隐隐约约嗅出来有什么有什么不对劲,但是情急之下,又没有什么别的解决方法了,只好答应她了。


第二日便有几位婆婆过来给我梳妆打扮,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从未想过自己也有穿上嫁衣的这一天,只不过未能嫁给自己爱的人,或许会成为命中惟一的遗憾吧。

我被蒙着盖头带上轿子。一路颠簸,却突然停下。听得周围一阵喊打喊杀,刀兵相接。
是有人来劫车队么??王子的车队也敢劫?
我害怕的抓紧了裙摆,手攥成拳头。

突然帘子被人掀开,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,大声的呼喊我的名字。
“悠然!”
我一掀盖头,用尽全身力气冲了出去,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,这个怀抱的主人身上还略带着血腥气,我把头埋在他的狐裘披风里,脸贴着他的皮革甲,这种熟悉和依靠让我一下子心安。
我再也控制不住,泪水夺眶而出。
“泽言!”
“不哭了,我带你回去。”
我抱紧他,他也抱紧我,两颗心从未如此靠近,他用手轻轻拍着我的背,用比以往更沙哑的声音温柔的安慰我,“我找了你很久,你怎么一声不响就走了?”
“公主说,她说...”
“我知道了,你先到轿子里,到时候我叫你。
刺骨的北风将李泽言的披风吹起,像是一杆夺胜的战旗,在风中上下翻飞。


不知道是一路颠簸还是什么缘故,我进了轿子便沉沉睡去。
再醒来时,已是在深山中的一个小木屋,听见屋外好像有人在劈柴,穿上鞋一看,是李泽言。
他穿着一身麻衣,头发随意束起,举着斧子,一上一下的劈着。
见我出来,他停下手里的动作,扔了斧子,向我走过来,我拿出帕子,为他擦着汗,同时也说出了心中的疑问。
“我们为什么到这来了?你的事情解决了么?皇上会不会再追杀我们?”
他坐在院中的石凳上,拉着坐在他怀里,看着我的眼睛,两双手握着,缓缓地说道,“都结束了,我们以后就在这里生活了,只有你和我,可能会有点辛苦,我们一起克服,好么?”
我点了点头。还想接着问,却被他的话打断。
“你可记得,在我府中,你我相见时,我对你说的什么?”
“你说,你说你不是太子,你还说...”
话未说完,他的唇凑过来,封在我的唇上,我仿佛能从这个吻里感觉到他心中的炙热和焦急,唇与唇间的摩擦,仿佛能听到他说,我追寻等待了你许多年,老天念我诚恳,终让我如愿。
厮磨许久后,他停下,将我抱的更紧。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簪子,那簪子一看就品相非凡,钗头是一只凤凰,眼睛上点缀着绿宝石。他放在我后腰的手滑上我的背,让我往里靠靠,然后将钗子插在我的头上,拿起我的手放在他的心上,轻轻的开口说道。
“我当时说,我不是什么达官贵人,更不是太子。我只不过是,一个想做你未来的夫君,想和你厮守一生的人。”
我怔怔地看着他,他的眼睛还和从前一样,深不可测,可我却能看出与从前不一样的,不再隐藏的汹涌澎湃。

【古风】【李泽言✖️你】此生愿

4.
这连续几日,都没能见到李泽言,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。
不过这几日倒是吃得清淡,每日咸菜馒头,萝卜白粥,我算是知道那公主是怎么保持的那样的好身材了,原来就是不吃肉不吃菜只喝粥喝出来的。
那日饿的实在睡不着,便偷偷从房里溜出来,想到柴房去找点吃的。
每走一步都要回头四下望望,搞得像我去偷东西似的,明明就是那个公主不让我吃东西才搞成这样的。
摸着黑,也看不清楚厨房里有什么,罢了,摸到什么就吃什么吧。
摸到个小小的东西,放在嘴里一嚼,熟悉的辣味从嘴巴灌上鼻腔,这几天蛰伏静默的灵魂之火又重新燃起。
活过来了!
我忙多抓几把塞进嘴里,没想到这时候刚刚掩好的柴房的门却被人推开了。
“你在干什么?”
听到这声音我的心一下子落了地,是他。
“我饿了,你不知道,你不在的时候,我吃了好多顿白粥,连点荤腥后没见着,真是馋死我了。”
“掌灯。”
我听话乖乖去把灯点上,回头看见李泽言脱了披风,已经忙活了起来。
他从罐子里倒出面粉,兑上水后,在盆里揉起来,揉好后在面板上继续揉搓,再用擀面杖擀成一张大饼,提起面饼的一个边,来来回回的叠成一个长块,又拿出刀,从侧边开始切成长条。全部切好后,他在另一张案板上撒上点面粉,用手揪起刚才切好的面条,拎到另一张菜板上,再撒些面粉在上面,抓了几下。
“好了没啊?我好饿。”
“快了。”他说着话,手里的活却并没有慢下来。
他烧开水,把面放进去煮,同时拿出一个空碗,一个鸡蛋,在碗边一磕,往碗里一滑,再用筷子搅拌。又拿出一把青菜,放在水里洗洗,沥沥水放在盘子里。然后再把面捞出来,放在盆里,倒进去凉水。然后重新烧水,等到水沸腾后,将鸡蛋倒进去,搅成蛋花。再把面从凉水中捞出来,盛在碗里,将锅里的汤浇上去。接着从坛子里取出酱牛肉,切了薄薄的几片,整整齐齐的码在上面,接着切了点葱花撒上。
一碗热气腾腾的蛋花面端了上来。
“你的葱花切的好大啊?”
“你不是不吃葱的么?”
“那你为什么还要放?”
“不放葱不好吃。”
我拿着勺子调羹喝了一口汤。
“李泽言?”
“嗯?”
“怎么没味儿啊。”
李泽言拿过我的调羹,也尝了口汤。
“哦,忘了放盐。”
说罢他转身取了盐罐,往碗里轻轻撒了点盐。
我忍不住笑他,再尝时,大惊失色,怎会有如此人间美味,面条软硬相当,蛋花入口即化,牛肉十分有嚼劲,汤咸淡合适,温暖爽口。
酒足饭饱后,我放下碗,打了个饱嗝。
我见李泽言一直看着我,他唇边的笑,悄然浮现又消失。
“你是怎么会做饭的?还做的这么好?”
“机缘巧合。”
“什么机缘?什么巧合?”
“天色不早了,我送你回房睡吧。”

我和他走来路上,更深露重,我只着中衣,寒气无孔不入,冻的我轻轻颤抖。
李泽言突然停下,解下狐裘披风,披在我身上,拉着系绳,系了个蝴蝶结,再向前走去。
我看着他,他走几步发现我没跟上来。
他又走回来,走到我面前,眼神里的温柔多到溢出,他伸出手拨开披风,准确的握住我的手,热量再掌心与掌心间传递,情意在眼神电光石火间悄然滋生。
“你怎么了?我们慢一点走。”
“我,可能有点吃撑了。”
黑暗里,我看不见他的表情,但听到了他的窃笑。
“如果你可以等,我可以天天晚上来给你做吃的。”
“好啊!”
“先回去吧。” 他握着我的手紧了紧,我们就这样走着,月光将身影拉的好长,走着走着,两个身影慢慢汇成一个。

【古风】【李泽言✖️你】此生愿

2.
洞开春牖,四卷罗帷。
回头细数,在这府中,我已与李泽言朝夕相处两年多,也不知不觉的熟稔起来,但和他在一起,仿佛听不到时光的流逝,院中这一方天地,只有你我。
“怎么?赚到大钱了?突然要换房子?”
“嗯。”
“我们搬到哪里去?”
“去了你就知道。”
“你就不能提前告诉我嘛?!”
李泽言没再理我,却突然一手搂背,一手托腰,打横将我抱起,踩着垫脚,就上了轿子。
他轻轻的把我放在轿厢里,自己在我对面坐下,闭目不语。
过了一会儿,魏谦将帘子掀起来,“公子,都收拾好了,我们可以出发了。”
他轻轻点头,轿子便开始动了起来。
我悄悄的掀开小窗帘,往外面探去。
大街上熙熙攘攘,好不热闹。
“看见什么了?”
“那个小贩好像在买簪子,金闪闪的,真好看。”
“你想要么?”
“想......没有,不想要。” 我悻悻的放下窗帘,靠在轿厢上,愣愣的盯着前方。


3.
太子府后院

“公主,听闻我朝有四公子,面若冠玉,闻名遐迩,不知是哪四位啊?”
“这四位无所谓排名前后,我且按照他们与我们的距离来说吧。”
“好好好,公主请说!”
“这离我们最远的那位,便是前段日子前来面见圣上的波斯国王子,这王子的真名太长了,我不曾记住,但是我知道这王子特意给自己取了个汉名,名叫周棋洛。”
“公主,这位王子长什么样子啊!”
“这位王子啊?”
侍女们见公主在卖关子,忙拉着公主的袖子哀求起来。
“这位王子似有宸宁之貌,玉肤玉骨,金发飘扬。你们知道吗?那天在殿上,他看了我一眼!和他对视的时候,感觉自己的魂都要被他那一双蓝眼睛勾走了!”
“ 那还有三位呢?”
“还有一位便是皇城外三十里处东风阁的白起白少主。十年前,东风阁拔地而起,老阁主交江湖豪杰,揽天下英雄,每三年便盖高两丈。听闻白起少主此人,武功奇高,否则也不可能年纪轻轻便能执掌东风阁。”
“那剩下两位呢?”
“当然就是我哥哥许墨啦?十二岁时便拜相,要论风度翩翩,儒雅非凡,举国上下,绝无二人。”
“那最后一位呢?”
“就是府上的太子殿下呀,李...”公主还未将他名字说出口,下面的侍女便摆摆手,齐刷刷的跪了一地。
“参见太子...”
“免礼。”
“泽言,你来...”公主话还未说完,看见李泽言,这后半句便被噎在了肚子里。
只见李泽言怀中抱了个熟睡的少女,少女头靠在李泽言的肩上,身上盖着李泽言的狐裘披风,两只手臂自然的环着李泽言的颈,一呼一吸之间,吐息全哈在李泽言的脖颈侧面。
“我让你们收拾的房间,收拾出来没有?” 李泽言将声音特意压低,小声说道。
底下侍女忙点头。
“带我去。”
一个侍女忙起身,李泽言跟着她,看看怀中少女,睡的依然安详,便加快步子跟了上去。

我醒来后,看到了熟悉的青莲色帷帐,摸到了熟悉的绒被子,甚至屋里一切摆设都和以前一样。
怎么回事?没搬家么?是我昨天做梦了?
我再看看枕边的衣服,也是我以前穿过的很喜欢的藕荷色。
到底怎么回事?李泽言呢?
我特意没有叫侍女进来,自己手忙脚乱穿上了衣服,蹑手蹑脚的出了门。还未走几步,便听得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,从后方幽幽传来。
“呦,这是谁啊?如此衣冠不整就出了门儿了?也不看看都什么时辰了,才起,都日上三竿了。快转过来我瞧瞧,可是我们泽言金屋藏着的那个丫鬟么?”
这明摆着的冷嘲热讽是怎么回事?我转过去就要理论,却听得一阵细碎的脚步声,紧接着是侍女低声下气的声音,“公主,唐姑娘,少爷请二位前去用午膳了。”
肚子咕咕叫起来,也顾不得理论了,跟着丫鬟就往正厅跑过去。这一路上,我看这院中的景致,与以前似乎又有所不同。

到了前厅忙拉个凳子坐下,那姑娘也不甘示弱,我们一人守着李泽言的一边。
侍女们看人齐了开始便陆陆续续往上上菜:
“宫保鸡丁、水煮肉片、麻婆豆腐、泡椒牛肉,鱼香茄子。”
哇!全都是我爱吃的。
看着一道道菜,芳香四溢,色泽诱人,我吞了吞口水,心想:今天也能被辣个爽了!
刚拿起筷子伸出去想夹一块水煮肉片,却被人用筷子挡了一下。
“主人都没说开席,你就动筷了?果然是丫鬟,就是不懂事。”
这腔调,这语气,搞得她好像是家里的女主人似的。
我吐了吐舌头,悻悻的看向李泽言。
李泽言面无表情,拿起了筷子,伸过去,把我本来想夹的水煮肉片夹到我的碗里。
我忙端起了碗,想狼吞虎咽,又怕那个姑娘再数落我,于是放下了碗,细嚼慢咽起来。
“好辣!泽言哥哥,今天的菜怎么这么辣啊!”
李泽言面无表情,夹起一块粘着辣椒沫的豆腐,熟视无睹的往嘴里送去。
我趁机打量了下这个姑娘,两道弯弯的柳叶眉下双眸剪水,朱唇皓齿,靡颜腻理。一副惹人怜惜的模样,没想到说出来的话竟如此尖酸刻薄。
“泽言哥哥,你不是一吃辣的就眼步血丝,咽喉肿痛么?你怎么能吃这些呢?”
李泽言没理她,给我加了一筷子鱼香茄子,我早就想吃了,但是在那姑娘面前,所以一直没敢去伸手。
“泽言哥哥,明日使臣就要来了,你吃这么辣的,到时候怎么...”
“你多吃点,你早上没吃饭。”
李泽言的声音听起来是沉沉闷闷的有些喑哑,可他的声音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么?平时他的话也不多,应该不会是那姑娘所说的,吃辣导致的咽喉肿痛,声音变哑吧。
“泽言哥哥!”
“你不愿意吃,就回你的丞相府去,你若要留下,就一天三顿都是这样。”
李泽言也没看他,没想到这一会儿功夫,他竟然将一碗饭都吃完了。
“我还有些事,你慢慢吃,别急。”
李泽言站起身来,轻轻拍我的肩膀,扔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可当下这情况,那姑娘在旁边虎视眈眈,我也不敢多吃了,匆忙扒拉几口,也跟着李泽言走了。